假装吹空调,外面的世界于我无关

你离开

西村:

你离开
在万物生长的季节
每天夜里
我朝北极星祈祷
没有相遇,没有重逢
没有惊怖,亦没有颠倒

河流奔跑
带走了永恒的谎
一番花谢之后又是一番花开
想六十年后我自孤峰凝望
看峰之下
之上之前之左右
簇拥着一片灯海
每盏灯里都有你


文/李由

把所有的靡靡都隐藏
那些风干了
海又湿了的心事

那些为失去
悲痛的人
在生命的大门徘徊痛哭的他们。

有谁又记得不想干的
生命的悲伤、脆弱以及不得已的坚强
而土地沉默且宽容。

朋友啊,朋友
沙漠中有骆驼也有绿洲
人生有过去也有未来。

别怕
你曾被父母宝抱怀中
亲吻,珍惜,爱护,感谢……

那些在岁月中见证以前的老树
那些古老残破的墙垣
伤痕斑驳又或黑暗沧桑。

哎。
叹一叹这尘埃世界
摸一摸那几千年还在的哭墙。

夜晚了
海有水也有风
世间有苍生。

12月7(手记)

文/陌里


约的车在凌晨六点在小区门外等着我跟阿娇。我们说了一路的话。说的都是一些无关往事的别人的事。

我们或许没有那么感伤,仿佛并没有离别一样。直到我要进安检口,要分开时我们拥抱了,然后我转身,她发信息说,她这下真的只有一个人了,我劝她该吃该喝该去看电影,我们有时候互相嘱咐就像嘱咐自己的孩子一样。我的离别仿佛永远潇洒。


前晚上跟公司同事吃饭、唱歌。黎娜唱了一首要抱抱,他们起哄让在跳舞的我和小蒋抱抱,他抱着我说,一路安好,后面我伤感的不可抑制,掉下眼泪差点要嚎啕大哭,好在我不是那么矫情的人或者说在克制自己不要矫情。


这又是一年,这一年过的无比的快,在公...

你是我遥不可及的记忆

作者:辛凉

〔上篇〕
【壹】
二零一四年七月一日。

六月底的时候,满园的木槿花开了,
像你在不经意间烂漫的笑脸,真的。
我好开心,终于快要见到我亲爱的男孩。
你说,木槿花开半月的时候,便是我们重逢之期。

苏辛,
如果不是你,我怎知爱可以让人欢喜至此。
星星好像你的眼睛,月亮是你的唇,夜晚我仰望天际满眼都是你
满心期待你归来,伴我每一个扰人心的梦。

是不是你,化作蝴蝶出现在我的梦里?让花多了一分陪伴。
我想,总有一天,你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梦外,让我记起你的眼眸你的脸。

【贰】
清晨。青蛙的声音渐渐褪去,鸟儿的声音变得清脆悦耳。
揉开两眼的惺忪,拂去久睡的倦意,喝下一杯初晨的露水
便开始了漫无边际的想念

苏辛,...

时间悠悠,札记还在

文/陌里


森森说我们认识的时候他坐在初三的教室里,现在他已经坐在高三的补习班里了。

三年,就这样不知觉的悠悠走过。


时间札记也走过了三个年头,里面的人儿,我几乎没有见过谁,我们凭着lofter这个平台认识,因为有相近的爱好和一些共同的话题,所以这算是我们的一个小圈子。


写写文字,聊聊天。交流一些经验。看不出来有什么大的进步,但是生活总算还保留着一片纯粹的净土。以前还有点时间说说话、写写文章,现在大伙儿工作的比较多,也都忙起来了。但是我们还一直在这,断断续续的写着。


我跟一个比较好同事说,我这个小圈子里基本都是我认可以及喜欢的人儿。

在社会上我们可能会妥协,会身不...

生(四)

挽城:

总是阴云密布
雨落如织
偶尔几声响雷
惹得酣睡的人
翻了个身


梦里会有阁楼
在风外泛着绯红
阁楼上有人在等待
或者说,本就存在


相视即为不语
相遇即为云云
雨落覆手为芽
雨后摊手成花


2016.6.29

不二情,这是个还不错的故事

看《不二情》已经很久了。忙于懒惰,就拖到现在来叨逼叨自己的电影票钱的价值。


第一:汤唯成了我女神。

第二:吴秀波成了我男神。

第三:我相信故事,却始终没有相信过爱情。


首先,我是真的哭了。我记得那天是五月三号。我刚从墨江回昆明,没停歇的打车去了万达,看了这部电影,座位是在两对情侣中间,我还背着个大包,拿着爆米花和饮料,真的是太饿了。


故事从澳门开始,从一位父亲,一个家庭开始。

故事从一颗骄傲的心,倔强的亲情开始。

故事其实是以两本同名书开始的。


那本书叫做《查令十字街84号》。

《查令十字街84号》据说里面描写的就是这样通过书信的认识并且相...

父亲,我记得我说过爱你

对父亲印象最深的是

冬天拿着他洗澡回来的衣服去扔洗衣机的时候,发现那套秋衣已经很破了。我拿着那套衣服,哭笑不得。


那套衣服应该是那年冬天的前两年,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去市里某个区的小商场打折的时候给他买的。那时候也才三十左右一套。给他和妈妈各买了一套。


我手里拿着衣服转身去找他,跟他说这么破的衣服我要扔掉了,他说不能扔,这不是你给我买的嘛,穿在里面又看不到,还能穿呢。


当时鼻子一酸,转身往洗衣机走去。

我给妈妈买什么东西,她都要叨叨我半天。给爸爸买什么他都说好。到哪都夸我孝顺,夸我努力.... …


晚上去自习不想吃饭,他就搂着我去卤菜铺上买我最爱的鸭翅,要求我...

目送

龙应台的《目送》,看完已经一周了,趁着这个没有电的晚上,打开电脑,记录点还存留一星星的感动。


读这本书之前在公司楼下拿书的时候,BOSS的朋友,他称之老师的梁老师是台湾人,他跟我说她的为人和她的书不相符。


我笑着说,做名人都挺不容易,做的事必须和她在外的名声或者别人对她的认知相符。然后拿着春哥买的这本书哒哒上楼去了。利用三天下班后的时间读完了。


合上书之后,我感叹一句,龙应台这丫的也有够任性的。其实书里的文字看起来写风景、人文抑或叙事。其实很多在敞开自己,好的不好的任性,考量自己。单凭这一点我就喜欢这个女人。


写了父母的很多事,没有抱怨,只有感恩...

1/28